十二时风

世界上好看的画希望摩多摩多♡

【光时】听说陆光不喜欢我???

沈秋.:

*又名,高冷陆光在线辟谣


*老梗花吐症,戳破窗户纸的小甜饼


*5k激情短打,双向暗恋






01.




程小时得了花吐症。






02.




他发现的那天是个没有月色的夜晚。




喉头泛上一阵痒意,他下意识地捂住嘴,撕心裂肺般的咳嗽之后,摊开手来——




是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。






03.




程小时并没有想象中的慌张,因为很早之前徐珊珊得过花吐症,他知道这是个什么病症。




病症的末尾,往往有两种结局,一是死,二是亲吻喜欢之人。




程小时当然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谁。




不过让他去亲陆光,他是一辈子也做不到。




因为陆光不喜欢他。






04.




第二天一早,为了不传染给他人,程小时戴了个黑口罩。他下楼时便吸引住了小店里另外两人的目光。




“程小时,”乔苓看着他,疑惑道,“好端端的带什么口罩啊。”




程小时:“感冒啦,不太好。”




乔苓:“让你昨天洗完头不吹头发,坐在空调面前吹冷风,该。”




程小时叹口气,朝她摆摆手,只想躺在沙发上一句不说打游戏。




“算了,懒得管你,”乔苓翻了个白眼,“我出去啦。”




“包租婆再见。”程小时象征性地一挥手,道。




他经过陆光身边时,少年身上特有的洗衣液味的干净气息,隐隐约约在口罩缝隙里盘桓不散,驱使着喉间的娇花有了绽开的念头。




他偏开头,忍不住低咳两声。




一抹淡红穿透了时光,落在回忆里。






05.




程小时曾经旁敲侧击地问过陆光有没有喜欢的人。




陆光: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


“唉,就是想知道,我们帅气逼人陆光看上哪个幸运儿了。”




陆光不理他了,坐在沙发上看书。




“别不理我啊,光光?”程小时调戏般地笑道,“你都这么大了,当哥的当然得为你牵好一条红线,为你的人生幸福而发愁。”




他将书从陆光手间抽走,一只手很不客气地掰过他的下巴,逼他正视自己的问题。




陆光定定地看了好一会儿面前这个烦人精,才叹道:“有的。”




程小时激动了:“哇是哪个欧皇?”




陆光瞥了他一眼,将不淡定掩在冷淡下,毫无波澜般地道:“反正不是你。”




闻言,程小时闹得更欢了,一只在叭叭问个不停。




那一瞬间会有一丝落寞吗?




有吧。






06.




程小时回神后,已经是一局游戏的开始了。




他趁另外两人没注意到自己,假装弯腰捡东西,趁机将口罩里咳出来的花瓣拿出来,死死攥在手里。




鲜红的花汁给指甲染了微乎其微的一点色。




程小时起身,将花瓣揣进兜里,叹了口气,和游戏里的Boss大眼瞪小眼。里面人物的血条没有发生一点变化,直到一杯水出现在眼前。




“喝点水。”陆光将杯子放在桌上,在他身边坐下。




程小时将游戏机随意地扔在一边,颇有些犹豫地拿起水杯。




然后他很不负众望地开始咳嗽。




所幸是口罩没摘。




陆光轻拍他的背,轻皱眉头:“要去拿点药吗?”




程小时赶紧摇头。




他很明显地感到,好几片花瓣落在了口罩里,刚张开嘴想说话便又开始咳。




说撕心裂肺都不为过。




陆光见此,将水递到他的手边,道:“喝点,别被呛死了。”




程小时白了他一眼。




他现在还不能摘口罩。




他不能被陆光发现自己得了花吐症。




但又不能被发现异样。




堪称左右为难。






07.




“我去趟厕所。”




最后他决定还是先处理花瓣。




可惜天不遂人愿,他刚起身,就被陆光拽住了手腕。




“你把口罩摘了。”他不由分说地下命令。




程小时:“……”




“快点。”




程小时笃定陆光肯定是发现了什么,于是他没反抗,很听话地摘下了口罩。




黑口罩里赫然躺着几瓣带着露珠的玫瑰花瓣,红得给程小时的嘴唇上了色,鲜妍却刺眼。




“花吐症?”




程小时抿了抿唇,低下头,轻轻地嗯了一声。






08.




而后便是两人并肩而坐,一字不发。




陆光看着程小时,仿佛是想要个解释,而程小时本人却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,简称眼不见心不烦。




“啧,”陆光不耐烦了,“抬头看我。”




程小时一脸委屈巴巴地看向陆光。




陆光扶额:“别用这种表情看我。说说你的事吧——




“你是多久背着我有暗恋的人了?嗯?”




怎么活像小媳妇,比他还委屈。




程小时暗暗吐槽。




不过他嘴上倒是不敢说,清了清嗓子,微微正了色:“我一直都有……只是那个大傻逼没发现。”




“原来你还知道你喜欢谁啊。”陆光不咸不淡地评价道。




“我当然知道了我……”程小时觑见陆光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,声音越来越小,“我还不想这么早命丧黄泉。”




陆光轻笑,不动声色地将话题引向重点:“诶,程小时,哪个姑娘啊?”




程小时闭了嘴,不语。




“不会是乔苓姐吧?”




程小时:“?”




他一脸苦大深仇:“我喜欢她?包租婆不得把我打死。”




“所以是谁?”




程小时又不说话了。




陆光居然还饶有兴趣地看他笑话:“你说是谁,我八抬大轿把她抬回来?”




“别,”程小时闻言,飞快拒绝他,“算了,陆大爷,还是让我死吧。”




他忍不住偏头,又咳出几瓣花瓣。




“总不至于是网恋吧?”




程小时被陆光的这句话吓得花瓣差点卡在喉咙,对着垃圾桶一阵猛咳。




陆光很自然地将手放在他的后背上,轻轻拍着:“反应至于这么大吗?给个姓也行啊,我心里好有个底。”




程小时在心里默不作声地翻了个白眼。




陆大爷心里需要什么底???






09.




“行吧,”程小时清了清嗓子,没去直视陆光的眼睛,含糊不清呓语般的咕哝了一句,“我喜欢陆姑娘。”






10.




陆光显然是听清楚了。




在他的记忆里,并没有哪个姑娘跟他一样,姓陆。




所以有两种可能,一是程小时背着他认识了一个姑娘,二是程小时拿他的姓逗他。




陆光一手拍在他头上:“全名?”




程小时:“……”




他决定随口胡谄一个名字,不清不楚地道:“陆乌昂”




陆光:“谁???”




程小时有点心虚:“管他谁的,反正我不可能亲到他就是了。”






11.




入夜。




程小时在床上翻来覆去。




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陆光一整天都在他身边套话,总之他现在的喉咙非常不好。




又痛又痒。




就像一朵花在里面生了根,吮吸着血液里的营养。




他一声接一声地叹气,叹道陆光受不了,在上铺低声叫他:“程小时?”




就像是一根牵引线,一天的难受总算随着这一声问候爆发,程小时坐起身来,肺部终于忍不住,狠狠地咳嗽起来。他一手捂住嘴,却只接住了柔软的花瓣。




还有丝丝血迹。




咳嗽一直不停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程小时隐约看见了深绿色的花萼随着殷红色花瓣咳进手中,顺着指缝溜出去,落在被子上。




咳到最后,嗓子仿佛要被玫瑰花茎上的尖刺给划开,生理盐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。




程小时使劲将疼痛咽下去,眼睛周围泛着红,忍不住呜咽道:“陆光……我好难受……”




泪水划过他棱角分明的脸庞,顺着下巴,落在沾着血的玫瑰花瓣上。




他抽抽搭搭地,边咳边道:“我真的好难受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


肩上倏地覆上一只手。




陆光坐在床头,把他抱进怀里。




“哭吧,哭出来就好点了。”






12.




次日是个阴天。




黑云压在上空,压抑的空气透过大大小小的缝隙,给人们带来仿佛无穷无尽般的压力。




待程小时醒来时,身边的人已然不在,只有被褥留下的余温。




他试探地叫了声:“陆光?”




“我在。”




坐在书桌前的人很快回答,并给他递了杯白开水:“你的病症比当年姗姗姐的严重多了。”




程小时接过水,闷闷地嗯了一声。




“还是不愿告诉我是哪个姑娘吗?”陆光坐在床边,看着程小时垂下的眼睫,及喝水动作的乖巧。




程小时不答。




陆光也不催,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。




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道:“陆光,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




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,陆光心里却十分清楚他是什么意思。




他答,有。




“那你愿意告诉我吗?”




陆光沉默了。




程小时抿了抿唇,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:“算了吧,我自己想办法。”






13.




陆光却没打算给他这么多想办法的时间。




他偏头,捂住嘴轻咳一声。




他朝程小时摊开手,上面赫然躺着一片小雏菊花瓣。




“你看,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。”






14.




程小时想大骂陆光是个傻逼。




肯定是昨天晚上他碰到了玫瑰花瓣,才被传染上了。




现在倒好,两个人不用戴口罩,只需要坐在床上互相揣测对方喜欢谁谁谁。




就像现在。




程小时忽略喉咙里的不适,顶着一脸变化莫测的表情盯着陆光:“你是不是个傻逼?”




“比起我来,”陆光不肯示弱,怼回去,“你更像。”




“这个病会死人的你知道吗?”




“那你知道吗?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程小时从来没感到这么无语过,他偏过头咳嗽,花瓣顺着风飘下,被陆光接住。




“玫瑰?”




他问。




“是啊。玫瑰。”程小时叹了口气,接着问道:“你呢?”




“小雏菊。”




也不知这个花戳中了程小时哪的笑点,他狂笑了一阵子,一手搭在陆光肩上,嘲讽道:“没想到啊陆光,雏菊的话语是‘深藏爱心底的暗恋’,你暗恋谁啊,还深藏。”




陆光淡定地帮他拭去眼角笑出的泪花,看到他这幅傻逼样,不禁上扬了唇角:“你呢?难道是明恋?”




程小时的笑容僵在了嘴角。




是哦,他也是暗恋。




同是天涯沦落人啊。






15.




今天的小店没有委托。




本来应该算是轻松愉快的一天。




结果却因为这个堪称“神助攻”的花吐症,变为了紧张刺激的刑侦剧情。




“从实招来?”




最先展开攻势的是程小时。




“有聊无聊?还想着问呢。”




陆光瞥了他一眼,拿着泡面接开水,无情地拒答他的问题。




程小时在心里苦笑,陆光的回答可是确定了他会不会直接强吻上去。




好吧,目前他不能直接强吻。




他骇怕。




陆光将泡面放在他面前,淡淡地道:“你说了我就说。”




“你怎么老是这一套?”程小时忍不住控诉他。




“不然呢?”陆光拿起一本书,压在泡面上。






16.




不然我就直接上了。




程小时委屈地想。






17.


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闲了,程小时将咳出来的花瓣收集在一起,一片一片地卷在一起,拿胶布缠上,卷成一朵朵烂漫绚丽的玫瑰花。




他还不知道从哪找来几根吸管,插在玫瑰花下。




他在这几朵中挑挑拣拣,选出来一朵最娇艳的,放在陆光眼前晃悠。




“呐,送你玫瑰。”




陆光扫了他一眼,对智障行为不予置评。




“怎么不收?”程小时晃了晃玫瑰,歪头,笑着问他。




“难道还要我单膝跪地吗?”




说着,他还真有跪下的趋势。陆光见他这么认真的调戏他,也只能叹口气,接下这朵玫瑰,近似乎宠溺地道:“收了。”




程小时开心了,在他身边坐下:“要是每天都这么清闲就好了。”




说完,他便咳了几声。




他看着手心里的花瓣,一脸复杂地道:“……看来是不太可能了。”






18.




悠闲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。




夜里的时光总是这么难熬。




至少程小时觉得。




花吐症在白天还能勉强忍受,大不了咳嗽一阵子。可一旦入睡,就不能接受了。




好不容易睡着,却被喉咙泛起的痒意惊醒,随之还有丝丝疼痛,能睡得着就奇了怪了。




失眠迫使他在被窝里翻来覆去。




他平躺在下铺,身子承一个“大”形,眼睛不眨地盯着面前的床板。




陆光就躺在上面。




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陆光。




特别是陆光泛着水光的红唇。




诱人至极。






19.




小雏菊的花瓣倏然在眼前飘下。




程小时一把抓住,转头一看,就见陆光站在他的床边,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


“我草,你多久下来的。”




“要不是你刚刚动了,我都以为你要死了。”




陆光讽刺完,也不管他到底死没死,走到书桌前拉开窗帘——




大片月光倾泻而下。




就像闪着粼粼波光的水面,漂浮着红白交织的花瓣。




映在眼里,比风花雪月都要耀眼。




程小时坐起来,听到了迄今为止从陆光嘴里说出来最不可思议的一句弱智话。




“要去天台晒月亮吗?”






20.




然后他们还真的像两个弱智,上了天台,晒月亮。




陆光靠在围墙边,逆着风点了根烟。




星星点点的火光在骨节分明的指尖时隐时现,烟雾缭绕上了脸庞,迷迷蒙蒙的,看不真切。




程小时和陆光朝着不同的方向,他也不嫌脏,趴在围墙上。白色卫衣被风撩起一角,藏在下面的肌肉线条同样也是若隐若现。




陆光抖了抖烟灰,侧过头扫了他一眼:“弱智,这是我的卫衣,别打脏了。”




程小时没理他。




陆光也不打算等他的回答,只是抽着烟。




半晌,程小时才从围墙上起来,他定定地看了陆光一眼,突然道:“借根烟。”




陆光没有拿出另外一根,而是直接将手里的、快烧到烟蒂的,放在程小时唇边。




程小时就着他的手,吸了一口。




烟火烧着了玫瑰。




从咽喉蔓延到了心脏,缱绻的绛色缠绵在眼前。




含苞欲放的花。




精准地降落在手心,带着殷殷鲜血。




程小时擦掉唇角咳出来的血,苦笑道:“陆光,要是我死了,你会怎么办啊。”




“傻瓜,别乱说。”




陆光丢掉烟蒂,看着程小时手中的玫瑰,认真似地道:“程小时,如果我亲你了,你会不会好起来?”




“你会不会?”




程小时反问。




陆光似乎只是淡淡地注视着他,埋没在漆黑眸子下的波涛汹涌,也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


他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,幅度小得几乎察觉不出来。




程小时看到了。




他凑上前去,咬着暧昧不明的字音,笑着道:“窗外种了花,叫做玫瑰,




“要我为你摘一朵吗?”






21.




一个吻在月色下弥漫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来个后记(?)






程小时躺在陆光的腿上,漫不经心地打着游戏,时不时还瞟几眼陆光。




隔了好久,他才道:“我记得某人说过好像不喜欢我。”




“是么,”陆光放下手机,颇有些“居高临下”地看着程小时,“我怎么不记得?”




“啧啧啧,”程小时坐起来,将可怜的游戏机扔在一边,凑近他道,“我以前可是问过你的。从实招来,以前喜欢哪个姑娘?”




陆光皱了皱眉,才从回忆里抓住这一幕。




当时他好像说的是,反正不是你。




程小时戳了戳他的脸,威胁道:“快说,哪个姑娘?”




陆光看他这么认真,不自觉地染上笑意,轻笑道:“我喜欢程姑娘。”




程小时:“?”




程小时:“少来。”




陆光微微倾身,轻吻他的唇角,含糊不清地道:“我陆某在线辟谣,从头到尾只喜欢程小时。满意了吗?嗯?”




尾音被他拖得很长,缠缠绵绵的,挠得人心痒痒。




程小时回吻过去,在唇齿交缠间小声道:“罚你这个月都要陪我睡觉。”




End.






新人刚到,点个关注?


(绝对高产:D

Q:女生们来生理期的时候都在想什么?我先来,疼的想弄死我自己,恨不得下一秒跳楼

为什么我不想生孩子还要被迫每个月排一次卵细胞

为什么不能选择在想生孩子时再来月经

好  烦  啊